http://www.botwifi.com/index.htm http://www.dgmagnet.com.cn/ http://www.xngda.com/index.html http://www.woniuai.com/index.htm http://www.zmingh.cn/ http://www.shumadg.com/index.htm http://www.dgmagnet.com.cn/ http://www.damiaom.com/index.html http://www.yaofo.net/index.html http://www.qyfood.com.cn/http://www.liugejf.com/index.html http://www.dgmagnet.com.cn/ http://www.damiaom.com/index.html http://www.xnnda.com/index.htm
点特色宫灯喜迎新年:【免费论坛网站大全】

韩旭亮相今日头条盛典新剧:杨幂自嘲人设崩无可崩盼被外界看到匠心精神

2018-01-19 00:36 孤岛.夫妻.三十年 分享
参与

《红海行动》定档大年初一:菲律宾妇女组织谴责日本干涉菲设立“慰安妇”铜像

“你他妈的给老子找死啊?!”说完抬起右手就是一枪把,重重地甩在老哈利的脸上。老机长“啊呀”一声还未叫完,肚子上又被龙哥抬腿踢了一脚。可怜的老哈利,嘴上手上淌着鲜血,痛苦地蜷倒在了地上。龙哥回头看见天鹅正抵靠在驾驶舱门上,持枪保持着对两边的戒备,想了下说道:“天鹅,你看下能不能用捆扎带,还是用其它什么东西,把门给挡住,别让它再关住了。”“是!“凤姐,你去通知下弟兄们,一切都已恢复正常,让大家按原计划分工,继续执行任务。你帮着地虎抓紧时间,赶快先把头等舱给我清空!让每个人都给我小心点!不要再出什么乱子了!如果遇到有不听话的,该杀就杀!快去吧!”“是!”“报告龙哥!门固定好了!”“好的!天鹅,那你再

请回复。收到后,请回复。”驾驶舱内,众人相互看看,都不知该怎么回答,于是都看着凤姐不说话。凤姐正独自坐在驾驶舱后侧的一个附加座位上,捆着安全带,抱着提箱发呆。想了片刻,终于开口道:“天鹅,你还是去问下龙哥吧。”天鹅来到头等舱中,发现里面空无一人,便又走到了经济舱中。看见甲A和甲B正各拿着一把微型冲锋枪守住两侧的道口。天鹅对着甲A问道:“龙哥呢?”“他刚到后舱去了。”天鹅闻听,便快步地走向了后舱。经济舱中,正在按时播放着“乘客指令”。走廊两边的乘客大多规规矩矩地抱着头,趴在前方的椅背上休息。听到这次广播,很多乘客都知道又是半个小时捱过去了。算算离飞机到达汉城的时间还剩最后两个小时,人人都在心里默默<a target='_blank' href='http://rosebb.com' _cke_saved_href='http://rosebb.com'>

点特色宫灯喜迎新年

   问道:“已经飞到哪里了啊?”弗兰克嗫嚅着:“嗯……啊……喔……”,答不上来。天鹅感觉有点不对劲,加把力收拢领带,握紧手枪,喝道:“问你呢!这是飞到哪座城市了?”弗兰克连忙也伸手扯住领带口,护住自己的脖颈,支吾道:“咳咳,我,咳,松点,咳咳,这是,咳咳咳……”“这是南宁。”老哈利接口到。“你给我闭嘴!”天鹅对着老哈利喝道。地虎闻声,也作势勒紧了老哈利的领带。天鹅继续追问弗兰克:“你说!这是哪里?”弗兰克结巴着,低声答道:“南,南宁,嗯哼,好痛,这是南宁。”这时,老哈利也回过自己那只未受伤的左手来,拉住脖颈上被地虎勒紧的领带,嘟囔道:“松点,松一点吧。你们要是把我们勒死了,大家都会机毁人亡的。你看

和地虎离开公寓时,已经过了20点。两人出门走了一段小路之后,才上街叫了一辆反向的出租车。坐了几公里之后,又下车步行观察了一阵,确认没被跟踪之后,才又过街叫了一辆出租车,回头直奔机场而去。到了机场已快要22点了。龙哥叫地虎去买了汉堡和饮料,两人边走边吃来到柜台前,换好了头等舱的登机牌,抓紧时间通过了海关和安检,一切顺利地进到了候机厅。龙哥让地虎先在头等舱的候机厅里等着,他自己要去大厅逛逛。龙哥按照方位,快步走到了位于候机厅另一侧的一条廊道,一下就找到了那家叫做“StarTravel”的超市。他背着背包,拖着行李箱走到了卖箱包的区域。一个服务员很有礼貌地走过来招呼道:“先生,欢迎光临!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?”

驾驶窗外。下面那座熟悉的城市边缘,一个机场上两根跑道的指示灯都已隐约可见,飞机离地面也越来越近。他知道老哈利刚才已经锁定了盲降模式,只要自己再放下起落架,几分钟后飞机就能降落在槟城机场。但他也已经清楚地认识到了,只要飞机安全降落的地方不是柳京,第一个死的肯定就是驾驶员。如果不想机毁人亡,同归于尽,那么自己唯一可能的生路,就是把飞机飞到柳京。老哈利押宝的这条归乡之路,不仅没有设想到劫机者必死的决心,更没有为驾驶员自己考虑有求生的可能。他心中念叨着:“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。对不住了,老机长。大家都听天由命吧。”便准备重新调整航线,掉头飞向柳京。可是万万没有想到,就在此时飞机居然鬼使神差一般,突然抬起

大,全都搞好了。”龙哥睁开眼睛,说道:“你去驾驶舱把凤姐替过来,我找她有事。驾驶舱是成败的关键,你要给我小心盯紧点!”“是!”不一会儿,凤姐就来到了龙哥面前,开口便说道:“龙哥,对不起,我太大意了。”龙哥指了指身旁,答道:“不说这个。你先在这里坐下,系好安全带。”一面就将放在身旁座位上的手提箱拿到了自己的膝上。待凤姐坐好,龙哥已从兜里摸出来一把钥匙,又接着说道:“老鑫爷临走的时候嘱咐我俩,等飞机控制住了,就第一时间先把提箱打开,保持待机状态。以免遭遇不测时太耽误。那你看,我们现在可以开启提箱了吗?”凤姐点了点头,拉开拉链,从兜里掏出来一把钥匙,插入了提箱右边的插孔。龙哥也跟着将自己的钥匙插进了

下。我就先走一步,不参加后面的会议了。记住!你们都是人民军王牌中的王牌!预祝各位胜利完成任务!拜托了!”说完,抬起手来,给众人敬了一个军礼。大家也立即起身还礼,回答道:“保证完成任务!”老鑫爷摆摆手,拦住众人说道:“你们都留步!龙哥和凤姐出来,我还有几句话要给你两单独说下。”龙哥和凤姐依令将老鑫爷送出会议室,并随手关上了房门。老鑫爷将两人领到客厅中间,拉住两人低声说道:“这次绝密军事行动,是以ITIS组织的名义实施的。从现在开始,你们每一个行动组的成员,都已不再是人民军的军官,而是ITIS的成员了。当然,只要你们将飞机劫到了柳京,就是我们的主场了,那时一切都好操作了。我方就会安排另外的人,以ITIS代表的

,看见开门稍一愣神,可惜等他抢上前来,已经来不及了。他仍不由得喊叫道:“开门啊!里面出什么事了吗?要我们帮忙吗?快开门啊!”“龙哥!没事了!你先去休息一会儿吧。”“凤姐!已经5点了!我们没有时间再休息了!难道,难道你就忍心看着弟兄们,和飞机上的这两百多个乘客,都一起葬身大海吗?!”“龙哥!我们的任务还没有结束!虽然行动失败已经在所难免,但是只要我们走得干干净净,敌人也同样是一无所获,那我们的党国和我们的家人就都会完好无损的!你听明白了吗?时候到了,该开炸弹开炸弹,该咬毒牙咬毒牙,我们两人下命令就好!作为一名军人,我们的生命早就已经不再属于自己,而是属于党国和人民!请你按照行动分工,让弟兄们坚守

责编:梁丽娜